《末世狩獵人》目錄

第100章 擺攤

第100章 擺攤

「很聰明。」陸宇臉上的笑意凝固,冷聲道:「我就是讓你嘗嘗死去親人卻不能復讎的那種痛苦。我就是想讓體會等待復讎時的那種煎熬感覺。把你當年給予別人的千倍百倍奉還。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我會讓你更絕望,然後在痛苦的煎熬中自殺。」
當然星兵也是可以升級的。
陸宇走出營地,看著天,長鬆一口氣。
來到這裏的人,有人戴著面具,有人披著斗篷,也有人就以真面目示人。
連曾經和他稱兄道弟的朋友都遠離他,誰也不敢得罪那個人。
所以他一直留在這座城市,希望等到一個機會。
他將永遠在痛苦和煎熬中活著,直到有一天被自己折磨死!
看到,那怕是聽到這個聲音,他的心都會滴血,眼神都像可以殺人般的冷與惡!
技能:銀甲之魂——當星光銀甲的防禦力減少到一千之時,自動發動一次技能,防禦力自動恢復到五萬點。銀甲之魂只能發動一次,一旦使用將不可再恢復。
幾乎就在陸宇將星光銀甲擺出來的一瞬間,四周無數的目光就聚集到了銀色鎧甲之上。
「這,這件星兵!媽的,三屬性的二級巔峰武器!還,還有兩個技能!」另一個人無意間拿起陸宇擺下的一件星兵,頓時驚叫起來!
獲得的獎勵是另一種護甲的配方。
滄海立的那座石碑還是屹立在那裡沒有動過。
而且光看這個屬性,只要有點常識的人都會明白這件鎧甲的強大
王濤看著星兵,沉默了半天,手卻並沒有伸出去,看著陸宇獰笑道:「你是在讓我絕望嗎?」
特殊效果:銀甲若是損壞嚴重,可以通過使用二級星靈石修復。每次修復間隔時間二十四小時,每次修復使用一塊二級星靈石。
等級:二。
他的兒子被殺了,他想報仇!
不,不止是在這片平原,甚至是全國的第一件。
防港的夜有些黑!
近百個攤位前擺著各種各樣的道具。
他們知道這位王隊長要麼自殺,要麼永遠痛苦的活著。
「玄光山嶽甲融合過程中,若是滴入強大生命的鮮血,將讓玄光山嶽甲獲得這種生命的一些能力。」
雖然只是護甲的一個部件。但是,這算是在這片平原的第一件啊。
加上二級星兵,這本身就是價值的體現。
「護甲,這是護甲!」離陸宇最近的人忍不住驚呼起來。
也許是因為以前胖的原因,當他瘦下來時,臉皮聳拉下來,像是蒼老的如同七八十歲的老人一般。
現在,他終於不再欠那家什麼了。
甚至是當自己和那人衝突之後,這座城市裡沒有人搭理他。
這些人的實力有強有弱,但是每個人之間都很少交流,只是以交易不主。
但是,隨著一夜間的改變,他什麼都沒有了。
星光銀甲:胸甲
第二天,他就完成了獵殺一百頭血魔熊的任務。
像往常一樣的黑夜,一個人在一個多月後走到了他的面前,像是在看久違的老朋友,站在這人的腳邊,冷笑道:「王大隊長,活著還好嗎?」
近三百人在一個個攤位前走過,挑選個各自的東西。
要是在以前,這絕對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在體育場的營地深處,坐著一個頭髮全白,身材消瘦的中年人。
當他看完屬性之後,緊緊抓著這件護甲道:「多少錢,你開價!」
似乎,他有一些明白當時那個人的心情了,也明白了有仇不能報的痛苦。
……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陸宇同樣十分緊張。
所以,陸宇要做的就是保留星兵本身的幾次升級,將星兵的數據提升到極限。
說明:護甲類裝備的防禦力和筋骨有關。自身筋骨越高,受到傷害減少防禦力的數值越小。反之,自身筋骨過低,受到攻擊傷害時,防禦力數值減少越大。護甲沒有損壞之時,擁有者自身不受到任何傷害。
這樣的數據在別人眼中就已經是極品了。
但是現在,它的作用是防禦。
星光銀甲成型的一刻,陸宇被這件星光銀甲的屬性驚呆了。
「不錯,就是為了讓你絕望。」陸宇見王濤並沒有拿起星兵,知道王濤沒有那個膽子,他笑著收起星兵道:「要是你夠聰明,應該已經明白我為什麼不殺你了。」
陸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換上了黑色運動服遮住面容,帶著四件二級巔峰的星兵還有這件星光銀甲走進了獵魔平原
這裏顯得更熱鬧了一些。
他湊齊了十套銀甲技能,足夠製做兩件星光銀甲的部件。
一個多月之後再進這裏,比之上一次,這裏不知道熱鬧了多少倍。
第一件完全是為了練手。
……
「這僅是一個部件啊!」陸宇看著屬性,再想想玄光山嶽甲,會有什麼更讓他吃驚的!
在這些弱小的怪物面前,幻靈星魂球根本連漲都沒怎麼漲。
當然對於陸宇來說,這也不是一個大數字。
他相信王濤不會自殺,那是一個怕死的人。
王濤慘笑道:「你是讓我在等著復讎,在復讎中等待著煎熬的痛苦,讓我變成行屍走肉對么?」
離開了營地,陸宇走出了城市。
在有限的時間內,足夠保護一個人免受傷害,這和一段時間的無敵相似啊。
一百頭血魔熊,這不是一個小數字。
在他手中,這些普通的怪物根本無一合之將。
屬性:防禦力五萬點!受到傷害時,持續減少防禦力。
「要是有天堂,希望你們幸福。」陸宇有著那種如釋重負的笑。
陸宇找到了一個空地,然後將一套星光銀甲和四件星兵就擺了出來。
他失神的看著手中的一把刀,怔怔的發著神。
「我來看看你活的怎麼樣?」陸宇蹲了下來,將手中一柄星兵放下道:「怎麼樣,還是在想著怎麼殺我嗎?這裡有一件星兵,你可以試著能不能殺我?不過,你要是殺不了我,我會砍掉你的一條手臂當利息!」
他能看得出來自己和那人之間的差距,要復讎成了一句空話,成了只有在夢中的幻想。
在石碑的四周,一個個攤位整齊排列著。
這也是一件消耗品,不過卻是可以在護甲沒有破之前,不受到任何傷害。
接下來的幾天,陸宇在城外四處尋找著血魔熊和各種怪物。
「光是這一個部件,就可以讓一個人力敵三級星魂的戰士啊。」陸宇看著屬性都不由的感嘆著。
防禦力和生命力相近。但是在鎧甲上,就變成了防禦力。在生命力達到上限無法突破之時,鎧甲就相當於增加了五萬生命值,這樣的效果沒有誰會錯過。
陸宇利用配方,製作了第一個星光銀甲部件。
那就是一項星兵的屬性達到滿值時可以升級。
陸宇走了,在這座營地不會有人不認識他。
他融合出來的僅僅是星光銀甲的胸甲。
「又是一套鎧甲的配方嗎?」陸宇興奮的檢查著配方的融合過程,只看融合過程就知道這是一件更強大的護甲。
星光銀甲有點像是輕騎兵的鎧甲,胸甲是輕薄的一層金屬鑄造成的一件流線型的造型。銀甲並不肥大,更是輕的幾乎沒有重量。
他曾經在這座城市呼風喚雨,黑白兩道都要給幾分面子。
蒼老的中年人緩緩抬頭,用著沙啞的聲音,道:「陸宇,你來幹什麼?」
「玄光山嶽甲——三件任何屬性的鎧甲的部件、一柄增加攻擊力最少五千點以上的二級星兵。星兵必須帶有兩個技能或者特殊效果。再加上十塊二級星靈石放在一起,可以融合出一件護甲部件。」
限制:一套二級鎧甲最多可以擁有兩個技能,已經擁有技能銀甲之魂!
但就憑這個屬性,就是防禦力加倍。
他嘗到了背叛,嘗到了孤獨和無奈。
他手中有四件星兵。
他的家人在那一夜死了,他唯一活著的兒子在不久之後也死了。
有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有人顯得無所謂。
陸宇終於明白護甲的效果了。
而銀甲之魂,這是在陸宇在添加了一顆擁有生命之怒的變異星靈珠之後,變異而成的屬性。
他一個箭步就衝到了陸宇身邊,然後一把抓起星光銀甲仔細查看著屬性!
但是,他每多等一天,就會更蒼老一分。
欠下的,終於還完了。
陸宇說著站了起來,冷笑道:「王大隊長,好好活著,慢慢體會這種絕望吧。那位母親最後的遺言,你就要用一生來償還當年的債吧。或者,你會怕死,一直苟且的活下去。」
中年人正是王濤。被陸宇打的昏死過去,看著兒子的慘狀,他可以說和陸宇的不共戴天!
「我明白,你是想讓我看著你成長,然後一點點的變絕望!」
雖然全部是一級的,可也有一種方法讓他們變成二級星兵。
陸宇看了下四周,發現沒有一個攤位上有鎧甲,他不由的笑了起來,心中有底了。
陸宇收撿心情,用了三天時間就將四柄星兵的屬性終於提升到了二級巔峰,也是消耗了四塊二級星靈石用來提升這四柄星兵的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