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人受過 小說免費閱讀網

代人受過

代人受過

已完

何處淬吳鉤?一片城荒枕碧流。曾是當年龍戰地,颼颼。塞草霜風滿地秋。

霸業等閑休,越馬橫戈總白頭。莫把韶華輕換了,封侯。多少英雄只廢丘。

——《南鄉子》納蘭性德

本文無關愛情。之所以選擇耽美,因為這是民國時一對出身軍界豪門世家的兄弟情感的故事。

嚴厲而殘酷的家法限制著一代貴族子弟心中那付出一生也要去追求的夢想,兄弟情誼,父子恩仇,讓他們在痛苦無奈和相互的關愛和命運的捉弄中激起一道道波瀾。

漢威眉峰微顫,眼裡流露出失望而委屈的淚水,他很清楚大哥這簡單的兩個字是什麼含義。但他還是很快的強忍了憤怒和失望,定了神抗爭地問:「司令這是動軍法還是家法?要是軍法,司令一句話,漢威這就去軍法處領軍棍;若是家法,威兒回家后憑大哥處置。」

楊漢辰起身平靜的說,「若是治罪,就治我楊漢辰的罪。若有人想隔過漢辰動舍弟,就請先從我楊漢辰的身體上踏過去!」

慘白冰冷的月光下,鬍子卿那澄澈如晨星般的明眸閃著璀璨的淚光,俊逸的面頰上卻洋溢著春日陽光般絢爛的笑容。他輕輕扶了漢威站起身,坦然的伸手給漢威笑了說:「來,告個別吧。可能以後你再也見不到胡大哥了,再叫我一聲哥哥吧。」

鬍子卿卻將手錶緊緊按在漢威手裡說:「拿了吧,我用不到了。看到它,就想想哥哥,想到哥哥,就替哥哥報殺父之仇呀。~~胡大哥這張被強扯上桅杆的帆,終於可以卸下來了。不過,漢威,你有個對你盡心盡責的好大哥,你要好好學、好好乾,真若有一天能直掛雲帆濟滄海的時候,我們的小威兒肯定比你胡大哥當年強上百倍。」

小說標籤